真正去信任孩子的生命

真正去信任孩子的生命2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歲女兒雖然一出生就毛髮濃密,但沒幾個月的她,就有四根白頭髮,隨著年紀,其實白髮有增多的趨勢。因為她頭髮又黑又多,四年來已經剪了四次以上而且都要打薄,所以一般人不會發現,為母的我,則是看到白髮時,內心會隱隱作痛。

 

     有一位按穴道的醫生說,等孩子長大了能分辨穴道痛覺的差異,再來看診。一位瑜伽老師說,等孩子長大一點再調。可是昨天,幼稚園老師私訊我注意女兒白頭髮的事情,也提供了我他熟識的中醫診所。老師說:女兒長大若持續白髮,會沒有自信。

 

     說真的我的心突然像石頭⋯一方面感謝老師的細心、還有提供就診資訊;一方面開始無限想像:難不成我現在的面對恐懼,是為了將來而準備?接到訊息、跟老師通完電話沒多久,要教線上瑜珈,我的身體有點發抖,因為掉進了自己無限想像(女兒青春期因為白髮沒自信、被欺負被笑、自閉不說話、甚至傷害自己的身體等 無限上綱的劇情),隨即必須很深的呼吸回到現在,我必須回到墊上教學瑜珈。

 

    後來朋友給了我筋絡老師的建議,讓我為女兒做日常保養,很開心我原本就有在做,睡前幫女兒按摩湧泉穴捏脊,現在則是有一個方式可以整體的做。
醫療靈媒社團團員給我要護肝的建議,我想到我有MSM保養品,這是對肝很好的。每天我的排毒果昔都會加MSM,既然女兒很愛柳橙汁,我就加進柳橙汁給她喝!
鈣離子喝完了,加了鈣離子的水會白白的,女兒說這是健康水,購物清單加入鈣離子粉,用女兒可以接受的方式為她保養,不強迫她喝西洋芹汁,以免造成母女關係的緊張
想到有很多事(建設性行動)可以做後,我的心鬆了一些。

 

心有了空間,開始可以自我詢問:【是否我將女兒的生命交給了外界權威?】
每次我弟(她舅舅)故意說她壞壞,她難過時,我總會說:舅舅說你壞,你就真的壞嗎?此時,我是否相信,別人說我女兒怎樣,他就會怎樣?他會演出我內心最可怕的劇碼,猶如成長過程中,我的媽媽對我的相信,讓我覺得所有的災難都會發生在我身上?還是此刻我可以感謝我的媽媽,謝謝你用你無止盡的擔憂告訴我,這不是我想要的劇本。現在,40歲的我,也是一位母親,我可以選擇新的劇本。

 

        我自己相信而且做到了,醫生們搖頭說不行的乾癬,不到一年我重新可以穿上涼鞋。醫學上無解的僵直性脊隨炎,我早早就脫離免疫調節劑與止痛藥,用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與他和諧共處。而且我還教瑜珈 !我是否忘了,我的女兒是我的女兒,她擁有我的一部分能力,而且可以發揚光大!因為了解她的馬雅印記是 #共鳴的黃戰士,我認真去學習並且體會,什麼叫做勇敢的發問,如何問對問題。

 

       我也認真去做到就算前途未明,仍鼓起勇氣向前。這原本就是我生命的特質,我相信我也在用自己整個人生,為我女兒作出示範。而將來有一天,也許她會謝謝我為她作出示範,她會在內心跟我說:謝謝妳,媽媽,那不是我要的路,現在她要選擇另一條。而我將在這個時刻終於到來的時候,真正學習什麼叫做祝福。我曾為了母親對我的擔憂感覺痛苦、在夢中嚎叫;我曾在內心大喊母親的擔憂是一種的詛咒!我為了擺脫這一切學習了這麼久⋯

 

現在,是我實踐的時候,我要放下對未知的擔憂,深深祝福我女兒的內在,也有一個閃亮的靈魂,會在每一個關鍵時刻,帶她走出屬於她的路!
不要讓我視野的界限,變成我女兒世界的邊線
感謝授權本文作者李愉婷(點我至粉絲專頁)為「面對恐懼系列教練」教練,從自己真實生命經驗改變,到引導自己的女兒,將自己的經驗轉化成可行性的方法,協助需要的人。

最新留言

最新留言